您好、欢迎来到现金彩票网!
当前位置:满堂彩 > 磁性定时水雷 >

伯克级驱逐舰的由来:打破日军水雷战队“夜战无敌”神话

发布时间:2019-08-12 16:16 来源:未知 编辑:admin

  相信很多军迷朋友对于美国海军现役主力驱逐舰阿利·伯克级相当熟悉,自从1991年首舰服役以来已经建造了66艘,仍在持续改进中,预计最终建造数量将超过80艘,目前依然是世界上最先进的水面作战舰艇之一。阿利·伯克级的首舰以1955年至1961年担任美国海军作战部长的阿利·伯克海军上将的名字命名,以纪念他在冷战时代为推进美国海军导弹化和核动力化做出的卓越贡献。在美国海军中,伯克上将还有一个非常出名的绰号“31节伯克”,这个称号的来历则与他在太平洋战争时期担任驱逐舰指挥官时参与的一次经典海战有关,这就是发生于1943年11月24日的圣乔治角海战。

  在太平洋战争前期,日本海军对美军威胁最大的战斗力量有两支,一是海军航空兵,包括舰载航空兵和岸基航空兵,一是水雷战队,即驱逐舰部队。日本海航的威力已经在自珍珠港奇袭以来的历次海空战斗中得到证明,而日军水雷战队的杀伤力则在以所罗门群岛为中心的一系列水面交战中体现出来。战前,日本海军将水雷战队作为主力决战前削弱美军舰队的重要突击力量,通过严苛的训练打造出一支战力凶悍的驱逐舰部队。相比同时代其他海军的驱逐舰部队,日军水雷战队主要有三大优势:首先,日军驱逐舰的雷击能力突出,在二战时期一线具大口径鱼雷发射管,部分舰型还配有鱼雷再装填装置,具备两次打击能力;其次,日军装备的九三式氧气鱼雷性能先进,具有高航速、远射程、雷迹隐蔽、杀伤力大的优点;最后,日军驱逐舰官兵训练有素,尤其是夜战能力非常强悍,日军瞭望手可以在夜暗条件下仅靠肉眼发现万米之外的舰船,并能在数千米距离上判断出舰型,堪称“猫眼神功”,而且经过多年苦练,技战术熟练,编队配合默契,战斗作风硬朗又不失狡诈。图2:1941年,日本海军第20驱逐队的驱逐舰在进行编队训练,战前日本海军以训练严苛而著称。

  正是依靠装备优势和战前苦练的技能,日本海军水雷战队在1942年瓜岛战役的多次海战中屡屡重创美军舰队,尤其是1942年11月塔萨法隆加角海战,8艘日军驱逐舰以自损1艘的代价,击沉击伤4艘美军重巡,一时间缔造了日军“夜战无敌”的神线年后,随着美军舰艇普遍装备性能改进的雷达,加强了训练,逐渐扭转了在夜战中的劣势,但仍然不能完全压制日军水雷战队,日军驱逐舰的雷击始终是造成美军损失的头号原因,比如在1943年7月的库拉湾海战中,美军“海伦娜”号轻巡洋舰就毁于日军鱼雷,在不久后的科隆班加拉海战中,日军驱逐舰利用二次装填打了一个回马枪,击沉美军1艘驱逐舰、重创3艘巡洋舰。在获得雷达优势的情况下,美军仍屡屡失利,主要在于战术上的弊端:当时美军仍教条地将巡洋舰和驱逐舰混编作战,并将驱逐舰束缚于编队内,对于驱逐舰能否独立作战感到信心不足,而驱逐舰部队需要一次机会证明自己可以独当一面,这样的战机在1943年11月出现了。1943年11月,美军登陆布干维尔岛。为了分散日军注意力,美军组织海空兵力同时袭击了布干维尔岛北面的布卡岛。日军果然做出误判,认为美军的真正目标是布卡岛,决定紧急向该岛增兵,由第8舰队第3水雷战队实施“鼠运输”,即出动驱逐舰将兵员和物资迅速运送上岛,这种方式就是盟军口中的“东京特快”。图3:1943年11月1日,美军在布干维尔岛的托罗基纳角登陆,拉开了布干维尔岛战役的序幕。

  11月21日下午,由“天雾”、“夕雾”、“卯月”号驱逐舰组成的运输队运载875名陆军和34吨物资由拉包尔起航驶向布卡岛,由“大波”、“卷波”号驱逐舰组成的警戒队提供掩护。日军编队在夜间顺利抵达目的地,连夜完成卸载,并搭载500余名伤兵和后方人员迅速撤退,在次日清晨回到拉包尔,运输行动圆满完成。受此鼓舞,日军在两天后组织第二次运输行动,编队编组与第一次相同,运输队指挥官为山代胜守海军大佐,警戒队指挥官为香川清登海军大佐,后者兼任全队指挥。日军舰队搭载陆军810人、物资32吨,于11月24日15时30分从拉包尔出发,再赴布卡岛。参与行动的日军驱逐舰中,“天雾”、“夕雾”号属于吹雪级,配备三联装鱼雷发射管3座;“卯月”号属于老旧的睦月级,配备三联装鱼雷发射管2座;“大波”、“卷波”号均为1942年完工的夕云级,配备四联装鱼雷发射管2座,是战斗力较强的新锐舰。日军鱼雷发射管均为610毫米口径。值得一提的是,“大波”号舰长吉川洁海军中佐是日军水雷战队中的名人,他之前担任“夕立”号舰长时在瓜岛海战中杀入美军阵型,悍勇异常,被誉为“不灭の驱逐舰长”,但他并不知道,此次出航将是一次毁灭之旅。

  在日军第一次运输行动时,美军情报部门就已经察觉,当日军再次出动时,美军南太平洋战区司令威廉·哈尔西上将立即下令设法截击,而这项任务被分配给阿利·伯克上校指挥的第23驱逐舰中队。伯克是科罗拉多人,1923年毕业于美国海军军官学校,曾任“马格福德”号驱逐舰舰长、驱逐舰分队指挥官,接任第23中队指挥官刚刚一个月。第23中队组建于1943年5月,下辖第45、46分队,共计10艘新锐的弗莱彻级驱逐舰,组建后一直在南太平洋前线作战,因行动频繁,水兵自嘲说像海狸一样繁忙,这激发了“克拉克斯顿”号鱼雷兵詹姆斯·波勒的灵感,他从流行卡通漫画《红赖德》中选择了一个绰号“小海狸”的印第安战士形象,将它绘在鱼雷发射管边,伯克看到后很是欣赏,于是将“小海狸”作为中队队徽,同时也成为第23中队的绰号。图5:1943年底,担任第23驱逐舰中队指挥官的阿利·伯克上校(前排右二)与中队的几位军官合影。

  伯克潜心研究所罗门战场历次海战的经验教训,主张驱逐舰可以脱离巡洋舰编队独立作战,并发展出一套战术理论,而此次截击日军运输队的作战正是实践良机。当命令下达时,第23中队正在新乔治亚岛附近的锚地加油,由于连续作战,部分舰只需要维修和补给,该中队只有一半兵力可以参战,伯克接令后于24日中午紧急出动,带领5艘驱逐舰赶赴布卡岛海域,作战编组是:伯克亲率第45分队的“查尔斯·奥斯本”、“戴森”、“克拉克斯顿”号,奥斯丁中校指挥第46分队的“康沃斯”、“斯彭斯”号。上述5艘驱逐舰均为弗莱彻级,每舰配置5门127毫米舰炮和2座533毫米五联装鱼雷发射管,此外还装备了性能可靠的雷达,这将是它们克敌制胜的最宝。

  作为一位富于进攻精神的指挥官,伯克总是习惯让手下的驱逐舰以最高航速前进,但途中由于“斯彭斯”号出现锅炉故障,整个舰队的航速由34节降至30节,锅炉兵费劲力气让锅炉全速运转,才又榨出1节速度。伯克报告说:“正以31节航速前进!”哈尔西显然不太满意这个速度,略带揶揄地回复道:“31节伯克,你立即横穿布卡-布干维尔之间的日军撤退航线,如果遭遇敌军,你知道该怎么办!”在伯克编队衔枚疾进之时,日军编队已经在23日22时49分抵达布卡岛,运输队进港卸载,警戒队在港外巡逻,并在25日0时20分与3艘美军鱼雷艇相遇,后者将日军驱逐舰误认为赶来设伏的伯克编队,于是让开航道,结果遭到日舰炮击,只能借助暴雨掩护避退。日军运输队在完成卸载,并搭载了后送人员后,于0时45分出港,与警戒队会合后一道向西返航。当时,警戒队在前,运输队在后,两队相隔3~4海里,航速24节。25日凌晨1时30分前后,“小海狸”中队的5艘驱逐舰赶到布卡岛以西的预定截击位置,伯克下令减速至25节,同时各舰开启雷达,密切搜索周边海域,不放过任何可疑的回波信号。美军的战斗队形是第45分队的3艘驱逐舰以单纵队在前方向北搜索,第46分队的2艘驱逐舰在其左后方跟进掩护,两队相距约5000米。

  从正在进入战场的日美舰队编成看,两者都是5艘驱逐舰,且都分为两个战术编队,可谓势均力敌,但仔细分析,美军却有很明显的优势。日军的5艘驱逐舰分属不同的级别,新旧程度不一,作战性能有异,不利于统一指挥,而且其中一队负责运输行动,搭载有人员,肯定对海战准备有所影响。反观美军专注于截击任务,5艘舰均为同级舰,性能一致,便于指挥,更为重要的是,美舰均装备雷达,而当晚的天气条件也有利于美军发挥雷达的优势:当时阴云蔽月,细雨蒙蒙,能见度很低,海天间一片昏暗,大幅降低了日军的观察视野,即便是号称火眼金睛的日军瞭望手也很难看透细密的雨雾。与之相对,美军雷达丝毫不受天气影响,从而赋予了美舰单向透明的战场优势。1时41分,第45分队的“戴森”号驱逐舰使用SG雷达在约19000米距离上发现了两个目标,航向西北,判断为正向拉包尔返航的敌舰,那正是日军警戒队的“大波”和“卷波”号。伯克立即下令转向东北接敌,并迅速按照作战预案确定了战斗方案。他计划由两个分队依次交替发起鱼雷攻击,之后视雷击情况相互掩护,实施舰炮攻击。美军驱逐舰加速前行,双方舰队的距离渐渐缩短。15分钟后,打头的第45分队已经逼近到距离日军警戒队约5500米的位置,日军对于杀到近前的美舰仍毫无觉察。

  在接敌过程中,美舰依据雷达提供的目标数据解算出鱼雷射击诸元。1时56分,第45分队在日舰左舷50度方位占据了鱼雷发射阵位,3艘驱逐舰右转,将鱼雷发射管转向左舷,瞄准日军警戒队航向前方的位置,各自射出5枚鱼雷,同时保留一半的鱼雷应对后续的战斗。在完成鱼雷射击后,第45分队又将航向调整到南方,以舰尾指向敌舰,其目的在于日舰如果反击,可以尽可能缩小被弹面积。15枚Mk 15型鱼雷呈扇面直扑5000米外的日军警戒队,浓重的夜幕遮蔽了日军的视线,两艘日军驱逐舰保持航向,一头扎进了美军布下的死亡陷阱。大约2时左右,“卷波”号上眼尖的了望哨终于发现了海面上的鱼雷航迹,厉声报警,但为时已晚。“卷波”号尚未做出规避动作,一枚鱼雷在2时02分击中了该舰中部。此时经过改进,美军鱼雷已经不是战争初期故障缠身、频频哑火的烧火棍了,鱼雷引信动作可靠地引爆了炸药,伴随着一声闷响,幽暗的海面刹那间被明黄色的火焰照亮了。爆炸的冲击波和烈焰摧毁了“卷波”号的锅炉舱,导致该舰失速瘫痪,大量进水,舰体很快左倾20度。图9:弗莱彻级驱逐舰舰体中部特写,可见后烟囱前后的2座五联装鱼雷发射管。第45分队在发动鱼雷攻击时有意保留了一半的鱼雷。

  直到此时,日军依然没有意识到攻击来自于数千米外的美军驱逐舰,航行在“卷波”号内侧的“大波”号上,编队司令香川大佐判断遭遇美军潜艇袭击,于是命令“大波”号立即机动到“卷波”号外侧,展开反潜搜索,并准备救援友舰,结果却撞上了次第而至的另一波鱼雷。2枚鱼雷在“大波”号的舰首和舯部轰然炸响,引爆了弹药库和燃油舱,剧烈的爆炸将这艘服役不到一年的新锐驱逐舰秒杀,没有给舰员留下任何自救的机会。2时06分,“大波”号舰体断成两截,沉入海底,包括第31驱逐队司令香川清登大佐、舰长吉川洁中佐以下230名官兵无一幸存,全数殒命!图10:美国海军“康沃斯”号驱逐舰,属于第46分队,参与了终结“卷波”的战斗。

  在第45分队后方跟进的第46分队观察到鱼雷命中目标,分队指挥官奥斯丁中校明白已经没有必要再浪费鱼雷了,转而瞄准瘫痪的“卷波”号实施舰炮集火攻击。2艘驱逐舰的10门127毫米舰炮以高射速向目标倾泻炮弹,已遭重创的“卷波”号伤上加伤,上层建筑被毁,甲板上火焰肆虐,哀嚎连连,最终于2时54分因弹药库殉爆而翻沉入海,全舰仅28人生还,舰长人见丰治中佐以下约220人战死。利用雷达的先手优势,美军舰队干脆利落地团灭了日军警戒队,在数海里外跟进的日军运输队看到了鱼雷命中的火光,继而观察到数个舰影,当美舰开炮的闪光出现在远处的海面上时,运输队指挥官山代大佐终于明白遇到了一支美军舰队,而警戒队很可能已经遭遇不测。考虑到敌情不明,且本队舰上运载了不少撤退人员,山代决定向北转舵规避,同时下令进行战斗配置,增至最高航速,做好鱼雷射击准备。另一方面,在完成鱼雷攻击后,第45分队在右转撤离时,雷达捕捉到了日军运输队,于是伯克命令奥斯丁继续解决“卷波”号,自己率领第45分队调头向北,提速到33节,追击新的目标,并于2时22分开炮射击,隆隆炮声顿时响彻夜空。日舰随即开炮还击,然而,恶劣的能见度严重影响了日军炮击的准头,发射的炮弹无一命中,而美舰在雷达指引下射击更为精准,“夕雾”号连续中弹,“卯月”号也挨了一枚哑弹。

  经验老道的日军自然不会甘心被动挨打,准备用自己拿手的鱼雷攻击扳回局面。2时30分,日军运输队转舵向西,占据鱼雷射击阵位,通过观察美军持续射击的炮口火焰判断出目标的大致方位。2时45分,“夕雾”号以美舰炮口闪光为瞄准点,将9枚鱼雷一口气全部打出去,这些威力惊人的九三式氧气鱼雷如同一群嗜血的鲨鱼冲向美军驱逐舰。大约数分钟后,日军听到了三声爆炸,以为鱼雷击中目标,顿时喜上眉梢,可是没过多久日本人就开始怀疑自己的判断了,因为落在军舰周围的炮弹有增无减,美军的火力未见丝毫减弱。图12:日本海军“夕雾”号驱逐舰,该以舰炮和鱼雷向美军发起反击,但一无所获,最终被击沉。

  实际上,日军驱逐舰的瞄准功力还是相当过硬的,“夕雾”的鱼雷射击扇面确实覆盖了第45分队的航线,只不过他们今天的对手也是高手,在千钧一发之际避开了致命的暗算。伯克通过细心的研究,结合自己的实战经验,早已对日军驱逐舰的作战套路了然于胸。他知道在开炮的同时己方的位置也就暴露给对手,日军必定会实施鱼雷反击,在追击日军运输队的同时一直保持警惕,在观察到日舰转向时他意识到对方在试图占领雷击阵位,在默默估算了日军发射鱼雷的时机后,他下令编队航向由015度转向060度,并持续航行一分钟后恢复原航向。这次机动可谓神来之笔,恰好避开了日军的雷击。就在3艘驱逐舰完成转向后不久,3枚鱼雷在旗舰“查尔斯·奥斯本”号的尾流中爆炸了。伯克后来回忆道:“我们编队刚刚完成转向,后方就响起三声巨响,爆炸是如此之近,以至于我们的军舰摇晃不已,我不禁朝外面望去,看看是否有军舰受损,当时我感觉鱼雷至少命中了我们的一艘舰……”图13:第23驱逐舰中队旗舰“查尔斯·奥斯本”号驱逐舰,属于弗莱彻级。

  在躲过日军的暗箭后,第45分队继续前进,追射目标。山代大佐见反击效果不彰,又难以甩掉追兵,于是决定解散编队,3艘驱逐舰释放烟幕,分头撤退。这个动作自然没有逃过美军雷达的监视,伯克下令集中兵力追击回波信号最明显的目标,那就是已经受伤的“夕雾”号,该舰遭到3艘美舰的集火攻击,机动失灵,舰尾开始下沉,最终在3时30分发生爆炸,沉没于新爱尔兰岛圣乔治角以东约59海里处,包括舰长尾辻秀一海军少佐在内的155名舰员和129名搭乘该舰的撤退人员丧命。“夕雾”号的毁灭为友舰赢得了逃生的机会,“天雾”和“卯月”号得以摆脱美军的追杀,向西撤退,于4时30分会合后脱离了战场,在7时30分回到拉包尔。在摧毁“夕雾”号之后,伯克率第45分队继续向西寻找敌踪,直到凌晨4时05分航行至圣乔治角以东33海里处,再未发现目标。于是伯克放弃搜索,转向与奥斯丁分队会合后,一道向南凯旋,至此,这次日美驱逐舰编队的交锋以美军的完胜而落幕,此战宣告了日本海军水雷战队“夜战无敌”的神话彻底破灭。发生在1943年11月24日至25日夜间的海战在美军战史中称为圣乔治角海战,在日军战史中称为布卡岛夜战,这是日美两军在所罗门群岛海域发生的最后一次水面交战。战后,日军战报宣称“击沉大型驱逐舰1艘、鱼雷艇2艘,击伤鱼雷艇1艘”,但实际情况是参战的美军驱逐舰无一沉没,无人伤亡,唯一的损伤是“查尔斯·奥斯本”号的1号炮塔顶盖护板被2号主炮的炮口爆风掀掉,美军一举击沉了3艘日军驱逐舰,击毙日军官兵647人。图14:圣乔治角海战的交战双方兵力对比及损害状况,日军被击沉3艘驱逐舰,美军没有损失。

  伯克指挥第23驱逐舰中队凭借雷达优势、合理的战术安排、默契的协同配合取得了3∶0的完胜,这次海战被美国海军战争学院认为是一次近乎完美的教科书式的驱逐舰战斗范例。这次海战有力证明了驱逐舰部队完全可以独立作战,而且伯克主张的两个分队交替掩护、配合攻击的战术也是行之有效的。伯克上校和他的“小海狸”中队因为这次酣畅淋漓的胜利而名声大噪,战前哈尔西那句带有讽刺意味的“31节伯克”从此成为伯克的绰号,作为他不畏艰险、永不放弃的象征被人们所称颂。第23驱逐舰中队在所罗门前线艘潜艇及少量小型舰艇,还击落了大约30架敌机,成为唯一获得总统集体嘉奖的“弗莱彻”中队,而伯克也因为指挥有方,战功突出,获颁海军十字勋章、海军优异服役勋章、军团勋章等多项荣誉,最终晋升海军上将,官至海军作战部长。图15:“查尔斯·奥斯本”号驱逐舰的战绩标识,表明该舰击落了7架敌机,摧毁了8座岸防火力。

http://byggmastar.com/cixingdingshishuilei/399.html
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QQ微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微锟斤拷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版权声明|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02-2019 现金彩票 版权所有